主管农业的前广西壮族自治区副主席陈章良(现中科协副主席)曾经为农村土地流转敲了一记警钟:不放开农村土地流转会有很大问题,但是放开土地流转?#19981;?#26377;很大问题。

在近期“城市中国计划2013年度论坛?#20445;║rban China Initiative)上,陈章良列举了一长串中国粮食进口数据:2013年上半年粮食进口同比增加了42%,进口了6000万吨大豆。2012年进口了230万吨稻谷、360万?#20013;?#40614;、520万?#38047;?#31859;和360万吨糖。中国政府并没有明说要实现粮食自给,但是这样的进口增速显然是难以接受的。鉴于大多数谷物的国际贸易量很小,他还特别强调了中国的粮食进口对全球市场价格的影响。

整合耕地,通过大力发展产业化、资本化的现代农业提高产量,这是唯一的解决之路,但是又出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:农业大户自然希望种植更高利润的农产品。陈章良列举了广西成立中国最大香?#21544;种?#22253;(占地55000亩)。种香蕉的利润水平是种粮食的四到五倍。种植其他水果和蔬菜的利润水平也相似。整合耕地可能导致中国粮食产量减少,而不是增加。

土地流转的风险还有“贫民窟”的形成。农民出售土地拿了钱之后就会进城,他们很可能在几个月后就把卖地所得收入挥霍一空,没有了土地,也没有了钱,最终流落到城乡结合部的“贫民窟”。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包括?#21046;?#20184;款,以及扩大社会保障范围。